秋叶蓝

高三掉线中。

【千凯三十题】NO.11老电影

千凯吧官博:

11.老电影 BY  @秋叶蓝 
<1>
“千玺,千玺。”有人在喊他,声音并不真切,仿佛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很熟悉的声音。
半梦半醒间,他这样想到。
大概是因为他没有什么反应吧,那声音坚持不懈地继续呼唤着,越来越近。恍惚间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肩膀被轻轻拍了两下。
也许是很重要的事情。
他又想到,便努力睁开了眼睛。
光线很暗,正前方是块巨大的荧幕,荧幕上赫本的笑容年轻而灿烂。背景是意大利式的建筑……是《罗马假日》啊。这还是他和王俊凯刚刚确定关系的时候一起看的……那段时间王俊凯很喜欢翻看这种老电影,他便也乐得陪同。在那个炎热到知了都无力鸣叫的夏季里,他和王俊凯窝在他家里,时光便在屏幕上一帧帧低清的画面间隙悄然流逝。
那是他一辈子不愿忘却的珍贵回忆。
可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了,久到即使他努力在回忆中挽留却仍旧逐渐模糊。
他茫然地看着荧幕上无声的画面,直到那声音再次呼唤他:“千玺。”他才恍若梦醒般看向身边的人。
那是他深深铭刻在心尖的人,温柔的笑颜一如记忆中的明媚,未曾改变分毫。
“小……凯?”他并不确定这是否是他众多幻觉中不经意的一次投影,他想伸出手去摸摸他心心念念的人,却害怕那人就如同他易碎的梦一般脆弱。
王俊凯有些担忧地伸手探探他的额头:“怎么了你,看到一半忽然睡着了……不会是生病了吧?”
指尖的温暖细腻地传递到他的额头上来,因着常年弹琴而磨起的硬茧摩擦皮肤带起一阵微妙的麻痒感。
他是真的。
易烊千玺这样想到,心底里不可抑制地泛起一丝丝地狂喜来——那种心爱事物失而复得的喜悦。
他是真的存在的,他不是我的臆想。此刻他就真切地坐在我的身边,和我一起看着我们最喜欢看的《罗马假日》,还因担心我生病而探手为我试温度。
许是这样的认知所带来的满足感太过强烈,亦或是他打从心底里故意去逃避那可能发生的事实,以至于他就这样轻易地忽视了许多本不该忽视的东西。
比如这安静到诡异的电影院,比如荧幕上不断重复的同样一幕,比如——
与他紧紧相拥的王俊凯眼底,一抹温柔的,沉醉的,哀伤的潋滟水光。



<2>
这也许并不是他原来的那个世界。
在他偕同王俊凯一起走出这座完全陌生的嘉峰大厦时,他萌生了这样的想法。
平心而论,易烊千玺是从来不愿相信那个最近很火的什么平行世界论的。然而小说偏喜欢照顾这类不愿相信这种玄幻理论的人,猜想他们不得不信服自己从前不屑一顾的东西时的所思所想对于小说作者来说着实是一项极具娱乐性的活动。虽然这并不是小说故事,但常言道生活即是戏剧——看来文学作品选择主角的标准显然也适用于现实生活。
使易烊千玺更加愿意确信自己的推测的是王俊凯对他忽冷忽热的奇怪态度——明明适才拥抱时还算柔情蜜意,眨眼间便变得和普通朋友无二了。从刚刚的聊天他得以推测,他们俩今天之所以会凑到一起看电影,也只是一次简单而平凡的相亲行动罢了。
是的,只是一次简单而平凡的相亲。它与这个世界上其他任何的相亲无二,也不过是凑巧碰到了两个极不靠谱的媒人使他二人都错以为约会对象会是个妹子,然后在到达电影院时凑巧遇到了对方,又凑巧明白了对方就是媒人口中的那个“妹子”罢了。
#去约会却发现对象变成了自己的好兄弟,现场好尴尬怎么办,在线等急#
对于这种情况,易烊千玺先生表示冷漠。
相亲?
开什么玩笑!自他有记忆以来他的生活就从没缺少过王俊凯的痕迹,两人打小的交情到后来更是发展成了另一种更为温柔甜美的默契关系。在他的认知里,有他和王俊凯同时存在的地方,与“相亲”就属于绝缘状态了。所以这样的情况,他只能也只愿以一种他从未相信过的设定来解释。
但是……如若这样便能与王俊凯继续长相厮守的话,他宁愿永远沉溺此间。
他想起王俊凯曾经背过的台词来——
“爱情使人沉沦,使人改变,使人疯狂,使人心甘情愿地奉献一切——为了爱情,任何人都可以变成自己最不喜欢的模样。”
当年他觉得这编剧多愁善感过了头,适合去做个不入流的诗人——日子大家都在过,感情也是每个人都会邂逅,这都是平凡的世界中再平凡不过的事情,哪里会有他们说的那么玄乎。但时过境迁,如今他竟觉得这番痴嗔之语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
多么可笑,多么可悲。
王俊凯似是不满他今日频频地走神,在幽微而暧昧的烛光中放下叉子。铁瓷撞击的声音清脆而响亮,在封闭的包间内被无限地放大。易烊千玺惊醒,看向对面欲言又止的“好朋友”。落地玻璃窗外绚烂的霓虹掩映在他的右侧脸庞,幽幽烛光中他闪烁的目光变得晦涩起来,像一本极难读懂的书。也许是他的错觉,他分明看到王俊凯的眼底有着一抹几不可查的留恋,几分深刻入骨的凄凉。
为什么会这样呢,你在这个世界应该很快乐才对啊。
易烊千玺恍然,故人重逢已令他悲喜交加,如今王俊凯忽冷忽热,若即若离的态度更令他心酸不已。
不论在哪里,不论怎么样,求求你,不要再露出那般难过的表情了——
朦胧水雾之中,他仿佛看到墙壁上时钟的指针开始逆行,数字变得扭曲,斑驳成一个个模糊的色块。
<3>
“我已经死了。”
“我已经死了,千玺。”耳边有热风打旋儿,湿湿的,痒痒的。
他回过神来,王俊凯的脸近在咫尺。而他自己竟已是满面泪痕。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泪水控制不住地大颗滚落,已经快到而立之年的男人竟哭得像个孩子。他不想要王俊凯看到他这般狼狈的一面,在他深爱的人心中,他的印象应当永远是完美而可靠的。可是那脸似乎已不是他的脸了,眼也不是他的眼了。它们自顾自地倾诉着悲伤,只有那张嘴还是他自己的,忠实地传达着他的思念。
“你不是……还……在这里吗……你怎么会……怎么会……呢?”
王俊凯垂眸,轻叹了一声。他抬起手来,仔细地为易烊千玺抹去眼泪:“你怎么……这么叫我,放心不下呢……”
易烊千玺看不清他埋在阴影中的表情,他想他一定是要快哭了的样子,却倔强地忍住不会哭出来。他的嘴唇一定紧紧抿着,用力到失了血色;眼圈定是红红的,鸦羽般的睫毛轻垂,将他所有的软弱尽数掩盖。
可他还是知道的,尽管看不见,尽管他不想让他看见……可他还是知道,他不能装作看不见。在这大千世界之中,唯有彼此,才是他们的安身之所,才是他们可以相互倾诉、不必掩饰的唯一。
抱紧他吧,像以前那样。
遵从这样的想法,他像以前一样抱紧了他。
他能感觉到肩头压上了一个重量,那人毛茸茸的发顶轻蹭他的下巴,与他硬硬的胡茬相摩擦,极像一种温存的仪式。身下的身体轻轻颤抖着,肩头布料也洇湿了一片。
“我已经死了……”他听到他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每一声啜泣都混着心头的血——那是横亘在他二人之间的最大的噩梦,每每想起一次,心口上便会平添一道鲜血淋漓的刀口。
他轻轻抚慰着恋人,轻柔的耳语宛若痴人的呓语,带着某种惊人的执念。
“既然如此,带我走吧……小凯,我们一起去黄泉,三生石上点上那胭脂,忘川河边栽一树相思……我们生生世世,永远不要分离……”
“你为什么要这么坚持呢?你为什么要这样糟践自己呢?”胸口处的衣料被紧紧攥着,他听到他小声地质问着,“为什么要放弃你的梦想呢?是因为我吗?”
他闭上眼,那日漫天的红色便又浮现在脑海之中。在那刺目的猩红中,王俊凯苍白的微笑是他一生的梦靥,一世的枷锁。
“我做不到。”
他仰头,苍凉地回应道。时针快要倒回零点了,他喃喃地重复一遍,“我做不到。”
<4>
“千玺,你将来想做演员吗?”
“对,很厉害的那种演员,就像那个记者那样的,很多年后还有人记得他的那种演员。”
“那我们一起吧,我们一起,被别人记住吧。”
窗外,知了声声惊昼,唱碎一场年少。

他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醒过来的。
也许是昨天喝了些酒的缘故吧,他的头有些痛。他看向墙上挂着的时钟,零点整,时辰尚早。
他想自己大概是忘了什么,心中有种空落落的感觉,眼眶还有些酸涩。
他依稀记得自己同一个桃花眼,尖虎牙的男生岁月情长,竹马成双;也曾一同鲜衣怒马,青春年少。他似乎记得很多很多事,又似乎什么事都不记得了。
像是丢了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情,像是失了一个风花雪月的世界。
像是一场不愿清醒的长梦,梦里韶华未逝,知了声声唱尽了夏天。
他打开手机,昨夜的短信还标记着未读。
一条是来自经纪人的信息,提醒他聚会少喝酒,明天还有活动。
另一条信息没有发件人,屏幕上只有两个黑色的小字——
再见。
一瞬间,撕心裂肺。
<5>
很多很多年后……
那已是易烊千玺已经功成名就,退出演艺圈,安享晚年的时候了。
他娶了一个温柔可人的妻,生了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现在也都已经成了家。
“爸,您老城区那套旧房子就要拆了,您看看那边还有什么要搬的东西不,我们带您过去搬出来吧。”
“哦,好。”
那套老房子已经很有年头了,他从二十多岁时从那里搬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房子也不许别人动,就那样空置着了。
不知为何,他心里对那房子有种隐隐的抗拒,一想起那里就堵的慌。
老房子里还是熟悉的样子,几十年的光阴没有在这里留下什么痕迹。若说真有什么能证明已经过去了很多年的,除了重新站在这里、业已老去的他自己,便只有那旧式家具上落的厚厚的一层灰了。
女儿到外边打电话去了,他一个人慢慢地整理着书柜。
他老了,行动不大灵活了。书堆在架子上。他取下这边的,不小心就碰掉了那边的。
一阵飞灰散去后,混杂在一堆书里的一盒CD引起了他的注意。
封面上赫本的笑容年轻而灿烂,背景是意大利式的建筑……是《罗马假日》啊。这还是他和王俊凯刚刚确定关系的时候一起看的……有一段时间他很喜欢看这种东西……
等等,王俊凯是谁?
失落的记忆纷纷苏醒,最后的画面定格在扭曲的时钟指针停留在零点,烛光中少年眼角闪烁着点点泪光,却微笑着对他张口——
他说:“等我。”
窗外忽然响起了知了聒噪的叫声,他猛地抬起头来,看到阳台那把躺椅上,伸展身体宛若一只慵懒的猫般身着白衬衫的少年转过脸来,桃花眼微眯,咧开嘴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来。

“我来接你啦。”

END.


 





评论
热度 ( 75 )
  1. 可乐千凯吧官博 转载了此文字

© 秋叶蓝 | Powered by LOFTER